<output id="zljbr"><menuitem id="zljbr"></menuitem></output>
<address id="zljbr"><listing id="zljbr"><meter id="zljbr"></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zljbr"><form id="zljbr"><th id="zljbr"></th></form></form>

            <form id="zljbr"><nobr id="zljbr"></nobr></form>

                    大同招聘網新聞,大同招聘網資訊

                    您當前的位置:大同人才網 >> 大同招聘網資訊 >> 法律法規 >> 勞動者身背“服務期”離職未必就得支付違約金
                    勞動者身背“服務期”離職未必就得支付違約金
                    2020-07-27|資訊來源: 大同人才網|查看: 848

                    為了留住人才,用人單位往往會和接受過培訓的勞動者簽訂服務期協議,對服務期和違約金等作出約定,以約束勞動者的擇業自主權與自由流動權。
                      那么,只要接受了培訓就可以約定服務期嗎?服務期未滿走人就得支付違約金嗎?
                    1 服務期協議勿濫用,專項培訓有要求
                      案例
                      某公司外聘培訓專家對班組長進行為期一周的培訓,培訓內容為班組長的角色認識、溝通技巧、激勵技巧、現場管理能力等。培訓結束后,公司與組長劉某簽訂了一份服務期協議,其中寫明公司對劉某專項培訓花費一萬元,劉某須為公司服務滿5年后方可離職,否則應支付相應的違約金。
                      劉某工作一年后以個人原因辭職,公司以服務期未滿為由要求其支付違約金8000元。因劉某拒絕支付,公司遂申請勞動仲裁。勞動仲裁委審理后認為,該公司對劉某進行的培訓并非專業技術培訓,且沒有證據證明真實發生了一萬元的培訓費用,故裁決駁回其仲裁請求。
                      說法
                      該份服務期協議無效。
                      勞動合同法第22條規定:“用人單位為勞動者提供專項培訓費用,對其進行專業技術培訓的,可以與該勞動者訂立協議,約定服務期。勞動者違反服務期約定的,應當按照約定向用人單位支付違約金……”據此,單位只有提供了專項培訓待遇,才可以與勞動者約定服務期和違約金。
                      專項培訓具有以下屬性:第一,它是一種專業技術培訓,包括專業知識和職業技能培訓。而諸如規章制度、業務概況方面的培訓,屬于一般職業培訓,不能混同于專項培訓。
                      第二,培訓是委托第三方開展的,不包括企業內部培訓的方式。
                      第三,專項培訓費用是單位直接出資。從按照國家規定提取的職工教育培訓費中列支的,不算。
                      第四,企業會支出有憑證的培訓費、差旅費等。
                      對照上述屬性,該公司舉辦的班組長培訓并不屬于專項培訓,因此所簽訂的服務期協議及違約金條款均無效。
                    2 服務期未滿走人,違約金數額有規定
                      案例
                      小許在某外企公司工作一年后,公司決定讓小許到海外總部接受專業技術培訓,并與小許簽訂服務期協議,約定小許回國后還要為公司服務3年,如果違約,則必須承擔違約金6萬元。而實際上,公司為小許支付的培訓費為4.5萬元。
                      小許在回國一年后,因為有其他更好的發展,于是在勞動合同期滿時提出離職,公司認為合同期滿但服務期未滿,小許不能走。由于小許執意離職,公司遂要求其支付違約金6萬元,雙方為此鬧到了勞動仲裁機構后又起訴到法院。法院經審理后,判決小許向公司支付違約金3萬元。
                      說法
                      法院的判決是正確的。
                      首先,小許離職的行為構成違約。公司安排小許出國接受專項技術培訓,并負擔培訓費,因此雙方簽訂的服務期協議合法有效。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17條規定:“勞動合同期滿,但是用人單位與勞動者依照勞動合同法第22條的規定約定的服務期尚未到期的,勞動合同應當續延至服務期滿;雙方另有約定的,從其約定。”據此,盡管小許的勞動合同已到期,但由于公司要求小許繼續履行服務期協議,因此小許在服務期未滿就離職,其行為構成違約。
                      其次,小許應支付相應的違約金。勞動合同法第22條規定:“……勞動者違反服務期約定的,應當按照約定向用人單位支付違約金。違約金的數額不得超過用人單位提供的培訓費用。用人單位要求勞動者支付的違約金不得超過服務期尚未履行部分所應分攤的培訓費用。”
                      本案中,由于服務期協議中約定有違約金,因此小許應承擔違約金責任。但是,違約金的數額只能按該公司實際支出的培訓費4.5萬元來算。雙方約定的服務期限為3年,分攤到每年的培訓費為1.5萬元。小許未履行的服務期限為兩年,因此應支付的違約金不應超過3萬元。
                    3 公司未繳社保費,員工可以不受服務期約束
                      案例
                      小葉在某公司工作半年后,老板安排其外出接受15天的專業技術培訓。在小葉臨出發的前一天,公司跟他簽訂了服務期協議,約定小葉學成歸來后得為公司服務5年,若提前離職,則應支付給公司違約金5萬元。專項培訓結束回到公司上班半年后,小葉發現公司一直沒有給其繳納社保費,于是向公司遞交了辭職書,并于次日離開公司。該公司認為,小葉在遞交辭職書的第二天就沒上班,沒有等到30日后才離開,構成違法解除勞動合同,且給公司造成了損失,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同時認為,小葉在其服務期未滿就辭職,違反了服務期協議,應向公司支付5萬元違約金。
                      鑒于小葉拒絕承擔賠償責任和支付違約金,該公司遂申請勞動仲裁。勞動仲裁委審理后作出了駁回該公司仲裁請求的裁決。
                      說法
                      勞動仲裁委的裁決正確。
                      首先,小葉遞交辭職信后可以立馬走人。勞動合同法第38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用人單位未依法為勞動者繳納社會保險費的,勞動者可以解除勞動合同。該條中所涉及的辭職屬于有理由辭職,即一旦用人單位存在侵犯勞動者合法權益的過錯行為,勞動者在說明辭職理由或遞交辭職信后,就可以離開,無需再繼續上班30日。因此,小葉的情形并不屬于違法解除勞動合同。
                      其次,該公司無權要求小葉支付違約金。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26條第一款規定:“用人單位與勞動者約定了服務期,勞動者依照勞動合同法第38條的規定解除勞動合同的,不屬于違反服務期的約定,用人單位不得要求勞動者支付違約金。”由于該公司未為小葉繳社保費,存在法定過錯,因此盡管小葉的5年服務期才開始,其也有權解除勞動合同,且不構成違約。相應地,該公司無權要求小葉支付違約金。


                    求職找工作 微信搜公眾號 大同招聘信息總匯 或加微信16983141

                    大同人才網,www.dtrcw.net 是您找工作途中很好的伙伴


                    最新資訊
                    微信分享
                    大同招聘網保安招聘大同招聘網司機招聘大同招聘網會計招聘
                    大同云岡區大同開發區大同招聘網山西博才網太原長治朔州

                    關注微信公眾號

                    訪問手機版本
                    三级片电影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破爱网